2017年4月1日 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

2021-03-10 16:23 · rilila.com

2017年4月1日(农历2017年3月5日),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

这些天,一起发生在四川泸州泸县中学校园的死亡事件,打破了泸县这个四川边远小县的寂静,一下子把它推到了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

泸州市泸县太伏中学初二学生赵海(化名),2017年4月1日早晨被人发现死在宿舍楼外,死者家属发现赵海身上多处有淤血,腿部呈扭曲状,怀疑赵海被人加害。此事经网络发酵后引发全国广泛关注。泸县县委宣传部发布通报称,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赵海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

事发现场

不过,疑似现场网友拍摄的一段视频显示,一名男子躺在地上,身上疑似盖有衣物,民警在现场拉起警戒线维持秩序;另有一段网友提供的疑似事件视频显示,赵海的背部有淤青,双腿呈扭曲状。

4月3日,泸州市泸县县委宣传部官方微信对赵海事件作出进一步通报,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

该通报显示,经市县两级刑侦技术人员对校舍、死者被发现现场开展现场勘察,并进行尸表检验,同时通过对报案人、寝室同学、学校教师、宿舍管理员、死者亲属等多人实地调查。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尸检工作将严格按程序展开,检察机关全程监督,尽快查明死亡原因。

另据泸县公安局官方微信通报,事件发生后,个别网民不经查证,肆意通过互联网、QQ群、微信公众号等平台,编造发布 “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严重扰乱了社会治安秩序。目前查实唐某、李某、姚某、郑某等人网上造谣、传谣的违法事实,公安机关将对上述人员依法进行处罚。

4月5日,“泸州网警巡查执法”微信公号发布辟谣信息,称有些别有用心之人,将非本事件视频移花接木,硬是要扯上关系。文中澄清了4则视频谣言。

而新华社前往当地采访的记者表示,严密防范让记者感觉到无形压力,所到之处都有人“陪同”。4月4日,记者好不容易突破制约跑了20多公里村道前去采访死者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被跟随的“尾巴”招来一批镇村干部,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象不敢说真话。而记者被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则更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此外,警方正在积极做死者母亲工作。不给记者提供方便,或许另有隐情。

“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公号指出,面对一起突发的死亡事件,分析与评论的基点只能是客观事实。在弄清事实之前,“被殴打致死”“黑社会参与”“政府包庇”等诸多传闻,都可能包含捕风捉影甚至恶意造谣的成分。在这个时候,及时准确的信息公开、权威可信的尸检结果,有助于厘清事实,挤压谣言生长、传播的空间。

4月5日,泸州市公安局也发话了。该局通过“平安泸州”微信公号表示:

首先,衷心感谢和欢迎社会各界与新闻媒体对我市(泸州市)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死亡事件调查工作的关注和舆论监督。

目前,(四川)省市县公安刑侦部门正全力开展调查工作。相关书证、证人证言等证据的收集工作和相关物证、痕迹的检验鉴定工作正有力有序全面展开,公安机关将依法尽快启动尸检工作。

公安机关将努力查清并还原事实真相,积极回应社会和家属的关切。同时,坚决依法打击造谣、传谣等破坏社会公共秩序的行为,依法维护人民群众合法权益,维护社会正常秩序。

刚步入人生的花季,本应该如骄阳初升,如乳燕出谷。然而在4月1日,他却变作一具冰冷的尸体,浑身青紫。这样的图片视频,伴随着他母亲凄厉的嚎哭,瞬间传遍了网络。四川泸县校园死亡事件,打破了泸县这个四川边远小县的寂静,一下子把它推到了全国舆论的风口浪尖。

记者抵达泸县调查,发现这起原本可以正常进入司法渠道的个案,逐渐演变为当前的群体聚集、警力封路、舆情汹涌。谣言四起,而当地却没拿出澄清谣言的事实。这让记者深深忧虑,老百姓对未知的恐惧要持续多久?这一案件又有什么难以公布的苦衷?这些问题需要当地有关部门做出明确回答。

一问:孩子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

4月1日,泸县宣传部公号“泸县发布”称:“当日上午6时左右,泸县太伏中学一学生(赵某,男,14岁,初二学生)在住宿楼外死亡。”

花季年龄,何以凋零?泸县百姓对此议论纷纷。

4月2日,“泸县发布”公布:“经公安机关现场勘验、尸表检验和调查走访,赵某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现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具体死亡原因需依法按程序待家属同意后尸体检验确认。县教育局已牵头对学校常规管理情况开展调查。”

仅一天就排除他杀?一石激起千层浪。记者获得的信源视频证实,孩子母亲冲进殡仪馆,剪开孩子衣衫,孩子后背有大面积青紫,手部肘部有伤痕。旁人一边摇头叹息,一边拍照上传。

有人在微信圈中转发,说学校5个校霸活活把人打死,校霸勒索后爷爷奶奶报警,但派出所的人登记了就没管……一时间,对官方的质疑此起彼伏,特别对“排除他杀”不认可。

4月3日,“泸县发布”再次公告:“个别网民编造发布‘五名学生打死同学,其中一人已自杀’、‘孩子已经离开,全身被打得淤青死血,手脚被打断’等不实信息,造谣生事,煽动群众聚集滋事,查实唐某、李某、姚某、郑某网上造谣传谣的违法事实。”“目前,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其损伤符合高坠伤特征。目前,公安机关正积极与家属沟通,争取家属同意并启动尸检程序。尸检工作将严格按程序展开,检察机关全程监督,尽快查明死亡原因。”

记者了解最新情况是家长正寻找第三方法医参加尸检,还未达成一致。

网民“我就是小小何同志”在泸县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泸县”愤怒留言:“你们都没有尸检,就排除了他杀了?你们现在又说静待结果!前后矛盾!”

网民“要改名了呵呵”质疑:“高空坠亡只是死亡原因,什么时候可以作为证据排除他杀了?难道没有因人为外力导致坠亡的可能性?死者如果自杀请问遗书在哪?如果有校园暴力请问那几个校霸审问了吗?警方如此敷衍判案能平民愤?”

目前此事仍未立案,理由从最初“有证据排除他人加害死亡”,变为“无证据证明死者系他杀”。记者感觉,从“有”变“无”,一字之差,当地的责任就轻了很多。

二问:究竟有没有霸凌现象?

据公告来看,孩子自杀还是他杀,在尸检结果出来之前,已然被官方确定。那这样的尸检,有何意义?

死者赵某的班主任张丹老师说:“赵某是个好孩子,偶尔调皮,因父母离异,我只见过他的爷爷奶奶,没去过他家里。出事之后,我压力很大。”张丹还说:“赵某与同班同学处得很好,网上之说不可信。”

透过现象看本质,然而从当地群众对霸凌问题反应如此之大,或许对泸县教育存在的问题能有一丝领悟。那么究竟存不存在霸凌现象呢?

县教育局长朱大清、太伏中学校长陈良向记者表示,此事由警方接手,是否有霸凌现象由警方处理。记者表示警方没有立案时,他们坚持,还是得由警方处理。

陈良说:“我只能说,发生这样的事,说明学校管理还不到位,缺少对学生的人文关心,今后将加大力度,严格管理。”

三问:当地到底在紧张什么?

前方记者4月3日赶到当地展开调查。在距离太伏镇数公里外,车就被拦下,两辆警车拦住路口,禁止一切车辆进入。记者迂回步行数公里才进镇,在太伏中学门口看见街上站满了人,一排戴着头盔的警察将人隔开,学校大门两边有上百名警察将人隔开。

泸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对此解释,说是怕赶集出现意外而采取的应急措施,旁边另一名干部则改口说是演练。

这样的不能自圆其说,让当地警力的使用变得尴尬。难怪当地居民会愤怒:“宿舍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了吗?尸体你们说是从高楼坠落身体的位置与伤口是否吻合?这些你们不去做,警力全用去封路了?”

严密防范让记者感觉到无形压力,所到之处都有人“陪同”。当记者提出采访死者母亲时,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表示找不到人,问手机说没有死者母亲电话,问地址说不清楚地址。

4月4日,记者好不容易突破制约跑了20多公里村道前去采访死者的爷爷奶奶和同学时,被跟随的“尾巴”招来一批镇村干部,实施各种暗示威胁干扰,迫使采访对象不敢说真话。而记者被当地的种种电话骚扰则更是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记者从侧面了解到,警方正在积极做死者母亲工作。不给记者提供方便,或许另有隐情。

警力的高度防范,让当地群众觉得很不理解:“造谣传谣的你们不是抓了很多吗?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你们在害怕什么?”

记者向县委宣传部部长陈佳、县政法委书记李盛春提问,问及网民关心的案发前是否有报案行为、证明不是他杀的证据是什么、是否存在霸凌现象等问题时,两位地方领导一致表示,这是网上谣言,根据法律,当地有理由不予回应。

网上谣言不予回应,那么,不予回应的,是不是都是谣言呢?这需要进一步调查。

尸检情况:损伤均为高坠伤

4月7日,四川泸州市委市政府召开媒体见面会,通报泸县太伏中学学生死亡事件的相关情况。通过省市县三级技术人员的现场勘察、尸体检验、物证鉴定,结合对赵鑫的老师、同学、室友、保安、小卖部等人员的大范围深入细致的调查,可以确认:赵鑫的损伤为高坠伤,无其他暴力加害形成的损伤,可以排除他杀。

对于此事,大部分网友表示相信官方说法,并把愤怒转而引向了之前的谣言。这件从4月1日扰动公众情绪的事件,终于算是画上了休止符。

希望家属节哀,逝者安息

回看这七日,泸县当地政府或许会觉得自己非常委屈,本来是一起很简单的意外事件,生生被弄成了举国声讨的一场信任危机。在这场危机中,当地政府陷入到了“塔西佗陷阱”当中,越是澄清越是维稳反而被骂的更凶;反而是某些人编造的低劣谣言,因为迎合了公众对于校园安全和权力干扰的焦虑,获得了相当多的市场。

可以说如果没有一开始的遮遮掩掩,或许就不会出现之后泸县的纷纷扰扰!

当谣言出现,当地政府采取的是“删帖+抓人”的方式,这样的做法当然对打击造谣行为是有效的,但是公众却很难辨别出这究竟是真的辟谣还是在“灭火”,被不当使用的警力、封闭的道路更加剧了这种困惑。

而当新华社等媒体赶到当地试图一探究竟的时候,当地政府却错过了让利益无关方来增强自己信用的机会,把媒体当成对手,把舆情当成敌情,派人跟踪、监视记者甚至直接威胁采访对象干扰采访。或许当地政府是想通过这样的做法来控制舆论,但实际的结果是让公众目击了媒体遭遇后加深了对政府的疑惑:如果没有问题,你们在掩盖什么?

太伏中学的少年死亡事件终于算是有了个初步的结果,相信舆论的焦点也会很快转移到别的地方,但我们希望包括当地政府在内的中国基层官员,可以正视你们所处的时代和所面对的环境,去积极地拥抱这个新媒体带来的舆论氛围,从而避免下一次类似纷扰的出现。

相关文章:

2015年10月13日 世界上首位程序员和首位女程序员

1994年10月16日 修秦陵制秦俑工匠墓葬被发现

1942年7月17日 斯大林格勒大会战

1946年1月24日 联合国原子能委员会创建

2015年11月24日 土耳其击落俄战机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