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5年8月15日 日本至今不承认今天是投降日 仅称终战日

2020-09-14 10:06 · rilila.com

在75年前的今天,1945年8月15日(农历1945年7月8日),日本至今不承认今天是投降日 仅称终战日。

在重庆,每一个中国人的脸上都洋溢着胜利的喜悦,他们热烈欢迎8年抗日战争的胜利结束

1945年8月14日上午,日本最高首脑在日本皇宫防空室举行 御前会议,讨论无条件投降的诏书问题。日本天皇裕仁考虑国内 外形势和“彼我双方的国力战力”,表示如果继续战争,“无论国体或是国家的将来都会消失,就是母子都会丢掉”,决定发出 停战诏书。同日,日本天皇发布了由各国务大臣副署的《停战诏书》,说:“朕深鉴于世界大势及帝国之现状,欲采以非常之措施,以收拾时局,兹告尔等臣民,朕己饬令帝国政府通告美英中 苏四同愿接受其联合公告。”

8月15日中午,日本天皇的《停战诏书》正式播发,宣布无条件投降。公民们从前是无权听到他的声音的。他没有用投降这个字眼, 但人们明白停火是按同盟国提出的条件进行的。他们知道生活已 经发生了不可挽回的变化。原子弹对广岛和长崎的轰炸以及苏军8月8日对满洲的出兵终于 迫使日本投降。日本同意波茨坦会议的修正条件。同盟军将占领 日本,解除日本的军国主义制度。

8月15日晚6时许,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经重庆电台传出, 重庆市民大放爆竹,欢欣之状空前高涨。重庆中央社内短而狭的 灰墙上,贴出了“日本投降了”的巨幅号外。几位记者驾着三轮 车狂敲响锣,绕城一周,向市民报告日本投降、抗战胜利的消息, 满街的人流,狂欢拍手。同日晚,《国民公报》刊登“日本投降”的号外最先到重庆 市中心,市民争购,供不应求。重庆市鞭炮店生意大佳,爆竹瞬 间售空。入夜,爆竹大放,各路探照灯齐放,照耀得市区如同白 昼。与此同时,昆明正在放映电影的影院内,当银幕上映出“日本无条件投降”的字幕时,观众一片欢呼。他们拿出帽子、手帕 在空中乱舞。正在演戏的剧院里,有人听到胜利的消息后跳上舞 台,抱住正在甩腔的大花脸狂呼:“日本投降了!”台下观众狂喜,纷纷跑到街上欢呼胜利。著名诗人闻一多听到抗战胜利的消息后,毅然将留了7年以 表忧患的美髯剃掉了。同一天,《成都晚报》以“胜利来临夜,成都狂欢时”为标 题,报道了成都人民庆祝胜利的情景:听到日本投降的消息,满 街的人群像洪水般的激流汹涌着,许多人拿着长串鞭炮满街飞跑, 敲锣打鼓,有的把洗面盆也拿出来乱拍、乱捶。成都各报发出号 外,市民莫不争先抢购,有高出500元买1份的;许多人欲购此号 外,以作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的纪念品。许多商店、各重要街道大放鞭炮志庆,直至午夜,尚有游人欢呼庆祝。晚上,古城西安,人们到处燃爆竹,钟楼附近变成了欢乐的中心。士兵买不到爆竹,就扳着机枪朝天鸣枪以示庆贺。这一夜, 茶馆供应免费茶,酒馆供应免费酒。卖西瓜的把像太阳旗般的半 截红瓤瓜,操刀狠狠地切成一片片,免费招待路人。

8月15日晨,上海国际饭店之顶升起上海最高的一面国旗, 临风招展,数千人仰头致敬。上海全市停业,爆竹声整天不绝,人们自发地上街游行,欢呼中华民族的解放和胜利。在敌后的晋察冀、晋绥、冀鲁豫等抗日根据地,当边区政府 和报社接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连夜组织宣传队奔赴附近 农村,传播胜利的消息,赶印号外和传单,飞送各地。人们奔走 相告,一群一伙的人们欢呼聚谈,庆贺胜利的到来。

8月15日,在延安,中国共产党中央和八路军总部所在地, 听到日本无条件投降的消息后,万人欢腾。街上张灯结彩,各处 黑板报都用大字报道了胜利的消息。各机关和群众的乐队、秧歌 队纷纷出发游行。入夜,人们用柴棍扎起火炬,举行了火炬游行。同日,蒋介石对全国军民和世界人士发表广播演说。他激动 地说:“我们的‘正义必然胜过强权’的真理,终于得到了它最 后的证明,……我们中国在黑暗和绝望的时期中,八年奋斗的 信念,今天才得到了实现。”他还指出:“我们一贯声言,只认 日本黩武的军阀为敌,不以日本的人民为敌,今天敌军已被我们 盟邦共同打倒了,我们当然要严密责成他忠实执行所有的投降条 款,但是我们并不要企图报复。”为庆祝抗日胜利,全国即日起放假3日,民众狂欢,恶梦结 束了!

8月15日,美国隆重地欢庆和平。盼望已久的对日战争的胜 利之日终于来到了。再没有战争了。纽约人民自发地走上街头载歌载舞。在圣地亚哥,醉了酒的 水手砸碎了商店橱窗。中西部的公路上,一向严肃抑郁的农民不 断地揿按着汽车喇叭,俨然似违法乱纪的少年。小伙子们回归祖国后,或许会感到姑娘们变了。战争期间, 她们与男人们肩并着肩在工厂做工,形成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独立 性格。但是那些飞向国外的信上却说:“回来吧,让我们建立起 象我们的长辈所过的那样的家庭。”与美国相比,欧洲在这大喜的日子里值得庆祝之事可就少得 多了。华沙、柏林、巴黎、伦敦在这六年的炮火轰击之中都已破 烂不堪,丧失了元气,饥饿笼罩着欧洲、亚洲和非洲。让我们永远不要忘记五千万死去的人们。

1945年8月14日,日本天皇裕仁宣布日本正式投降

武汉市民游行庆祝抗战胜利

在华的日军俘虏在听天皇宣布投降的广播

人们在纽约时报广场欢庆胜利

延伸阅读:人民日报:日本至今不承认今天是投降日 仅称终战日

为了表面的国家威信掩盖过去是可耻的,能够正面接受和总结过去的教训,才算得上一个正常的乃至值得骄傲的国家。

无论对中国还是日本,8月15日都是一个重要的日子。69年前的这一天,日本裕仁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但在伴着电波杂音播出的《终战诏书》中,却并未出现“投降”字眼。直到今天,日本对“8·15”的称呼仍未统一。在讨论会中,它常以“战败日”出现,而政府和媒体则通称这一天为“终战日”。

今年8月,“战争与和平”照例成为日本的热门话题。由多名日本学者组成的“村山谈话继承发展会”日前表示,《终战诏书》称与美国、英国交战“4年”,完全没有触及中日战争以及日本在亚洲的殖民侵略历史。就在同一周,靖国神社拒绝了分祀甲级战犯的提案,仍把二战定性为“旨在自存自卫”,并且表示欢迎首相、阁僚,甚至天皇前来参拜。可以说,战争结束了,重建和平的命题却一直在延续。

对于“8·15”日本首相会不会有跟靖国神社有关的举动,会不会在“全国战殁者追悼式”上提起侵略,媒体众说纷纭。安倍晋三却在这段时间躲进富士山脚下的高尔夫山庄休假,其间返回老家山口县,为其身为甲级战犯的外祖父岸信介扫墓。在就解禁集体自卫权的内阁决定向媒体说明时,依旧是“毫无逻辑却充满感情”的理由——“我再次(在墓前)发了誓,将继续保护国民的生命及和平的生活”。

亚洲各国人民经常不解,为何日本对于侵略战争性质的争论会经年日久,始终不能达成共识,为何会有那么多的人胆敢公开否定大屠杀、慰安妇等各种战争罪行。观察8月份日本上演的种种细节就可以看出,69年前,日本的投降意图并不纯粹,对战争罪行的追究并不彻底。因此,军国主义形式上被粉碎了,但逃避责任的思想却留下了种子,如今长成了蔓延的右倾化荒草。

“我们不能忘记战争给日本造成的巨大伤害,因此今天要坚守和平。”日本政治家不断强调的这句话听起来并不错,但却有意无意地掩盖了最重要的问题。那场战争是日本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给被侵略国家带去了巨大伤害。如果对内总是不能清算战争发动者的责任,对外总是不能接受战争加害者的罪名,又怎么让人相信侵略不会在“和平”的名义下再次发生?

承认侵略战争的真实,保持对战争罪行的反省,不仅是二战后和平的原点,更是避免本民族认识分裂、与外民族重构信任的基础。纽伦堡审判之后,德国直到上世纪90年代都在继续追究纳粹犯罪分子,搜查嫌犯案超过了10万件,其中6000多件被判决有罪,但在日本是零。实际上,东京审判放过了“731”部队人体实验、使用细菌和化学武器、强征“慰安妇”等大量战争罪行。直到现在,日本人对本国罪犯的审判都是零。一些右翼连东京审判的成果都想篡改和否定。

1956年,日本政府在《经济白皮书》中宣布“战后已经结束”。著有《战后责任论》《靖国问题》等作品的日本东京大学教授高桥哲哉认为,这是一种忘却的政治宣言,其中隐藏着否认或者不愿正视现实,想给战争的记忆贴上封条的企图。距离二战结束已近70年,甚至离所谓的“战后结束”也已近60年,但“战后”从来也没有结束。由于日本的逃避,亚洲乃至世界各地的受害者纷纷站出来证言和追究。而在日本国内,战争亲历者余生都在分裂的认识中生活,年轻人则在掩盖中成长,或是走向“另类”的错误历史观,或是干脆没有历史观。

在日本快速右倾化的今天,所有人都应清醒地认识到,逃避责任,“战后”就永远不会结束。只有尽早承担责任,正视历史,日本才能恢复到“正常的国家”。正如《朝日新闻》社论所说:当年日军在亚洲各国遍燃战火,这样的历史绝不能忘记。把这称之为自虐史观是愚蠢的,为了表面的国家威信掩盖过去是可耻的,能够正面接受和总结过去的教训,才算得上一个正常的乃至值得骄傲的国家。

相关文章:

2007年7月8日 中亚经贸合作高层论坛开幕

2004年7月28日 “7.28”特大金融诈骗案的山西特色

1949年1月10日 淮海战役结束

1987年1月17日 方励之、王若望、刘宾雁先后被开除党籍

1964年1月22日 国防部授予解放军某部六连以“硬骨头六连”光荣称号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