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6月7日 林彪救命恩人为何与其反目成仇?

2021-10-09 08:51 · rilila.com

在66年前的今天,1954年6月7日(农历1954年5月7日),林彪救命恩人为何与其反目成仇?。

林彪救命恩人为何与其反目成仇?

一、开国虎将陈光简历

1906年,陈光出身在湖南省宜章县栗源堡一户贫苦农民家庭。

1926年,在路过湖南的北伐军的影响下,陈光参加了农民协会,并于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不久,陈光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他把“马日事变”后埋藏的12支步枪献出来,组织了一支农民武装。

1928年1月18日,栗源堡农民在陈光等人的领导下,发起暴动。暴动成功后,陈光担任农民赤卫队队长。

1928年4月,陈光随宜章独立师同朱德、陈毅带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会合。5月红4军成立,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光在10师29团1营3连任连长。

1930年,任红四军一纵队一支队支队长,当时的林彪为一纵队纵队长。

1933年,任少共国际师师长

1934年任红二师师长

1935年11月,陈光任红4师师长。

西安事变后,陈光接替已调任红军大学校长的林彪,成为红1军团代理军团长。

1937年8月25日,任115师343旅旅长

1938年3月1日,林彪负伤,陈光为115师代理师长

1943年陈光由山东军区司令员任上调延安学习并参加七大,罗荣桓负责军区的党政军全面工作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陈光随林彪赴东北工作,并指挥调往山东的老部队

1946年1月,陈光调任东满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

1946年9月前后,东北民主联军的野战部队进行了第一次整编,以山东第7师及新四军3师7旅组成第6纵队。陈光于10月调任6纵司令员。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

1950年7月因居功自傲,无组织无原则错误被撤销一切职务,开除党籍,隔离审查

1954年6月7日自杀身亡

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撤消了对陈光的“反党”结论,恢复他的党籍和名誉。

林彪救命恩人为何与其反目成仇?

二、在广州工作的错误被定性为“反党”

提起解放初期的处理的高干,大家会想起建国初期枪决贪污犯张子善、刘青山的大案。这是对党内少数干部滋生fǔ化的严厉惩戒。但还有两起更大的纪检案件鲜为人知,这就是1951年2月开除原广州警备区司令员陈光党籍和1950年3月枪决原华北军区政治部画报社主任沙飞的案件。

陈光性格刚烈,不善于团结人,作为我军的高级干部,这是致命的弱点。1945年中共七大上,他认为凭自己的资历和战功,一定能当选中央委员;但毛泽东出于团结全党的考虑,把中央委员的名额兼顾了各地区和各部队的负责人,而对自己最亲密的红1军团干部,则要他们忍让一下,只有林彪当选了中央委员。陈光不服,公开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毛泽东为此致信陈光:“你在山东执行的路线是对的,七大要开成一个团结的大会,胜利的大会,相信你能致力于开好这次大会。”话虽委婉,但毛泽东对自己人的不听招唿,无疑心里埋下了阴影。这也是陈光政治生涯中的一个转折。

1949年3月27日至4月5日,第四野战军在北平朝阳门内的九爷府召开了高级干部会议,传达七届二中全会精神。林彪在会上作了《论团结》的报告。他重点讲了反对骄傲自满和加强集体领导的问题。他指出:“个人英雄主义,只看到个人的作用很大,而没有看到上下级和同级的作用,目空一切,只装着一个我,只看到自己的鼻子。特别是在今天胜利的形势下,我们自己如不警惕,如以功臣自居,就最容易产生骄傲。”在讲话中,林彪把陈光作为骄傲的典型点名批评。性情刚烈的 陈光不能接受,立即起身离开会场。

此后陈光的情绪一度低落。1950年1月,他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

陈光到职后,在当时的华南分局第一书记、广东军区司令员兼政委叶剑英的领导下,负责剿匪肃特、维护社会治安、稳定市场等多方面工作。广州紧邻港澳及海外,是新中国的南方前哨。特别是在国民党控制沿海、帝国主义对新中国实行全面封锁的形势下,中共中央决定将广州作为开展隐蔽斗争的基地,到港澳台建立秘密网络,搜集情报,以掩护身份从事商业贸易,打破经济封锁。当时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台做情报工作,有一整套严格的组织程序和纪律。

叶剑英在这方面富有经验,掌管全局。但陈光表现得主观、简单、很不慎重,以致出现一些严重的错误。他的家乡湖南宜章有一些亲戚朋友慕名找他,其中有的人同海南岛的国民党军界人物有联系。陈光想通过他们对海南岛的国民党军进行策反。同时,他违反干部政策和有关规定,将老家的亲戚和知识青年招来广州,办起了训练班;还派遣了一些人去香港活动,做生意。

这些举动,陈光都是自作主张没有征得叶剑英的同意。叶剑英亲自找他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但陈光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两人争吵起来甚至拍了桌子,谈话只得不欢而散。后来,在广东军区党委的组织生活会上,大家就其错误继续开展批评,陈光再次发了脾气。叶帅当时说:“陈光,你是党的高级干部,又是老同志,总要讲点组织原则吧。”陈光说:“无原则的批评我就是不能接受。”双方都不让步,期间叶帅请聂帅出面做陈光的工作,陈光也不买聂帅的帐。鉴于陈光的错误和抵触的态度,中共华南分局纪律检查委员会于1950年7月,给予他撤销职务、开除党籍的处分,并报请中央批示。

中央对陈光的处理是慎重的。1950年4月华南分局上报对陈光的处理意见时,中央纪律检查委员决议责成中南局纪律检查委员负责处理此事,并建议鉴于其以往功绩,只要他承认错误,表明改正错误的态度既可从宽处理。”

1951年1月8日,中南局派苏静、刘兴元、梁必业找陈光谈话,劝他认识错误,但陈光认为决议上说他的主要错误,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处理得极不公正;他还认为林彪出于个人恩怨加害他,因而拒绝接受组织对他的处理 (其实林彪在此之前已离开中南局领导岗位,到北京养病) 。在多次劝说无效后,1951年2月,中共中央中南局作出《关于批准华南分局开除陈光党籍的决议》。

华南分局在宣布决定时,对陈光采取了监护措施。后来,中南局将他转到武汉,多次谈话,陈光均采取了不合作、不认错的态度。在长达3年的时间里,他一直被软禁在武汉中南军区的一座小楼里。

1954年6月7日凌晨,一名炊事员发现软禁陈光的那座二层小楼着火了,急忙喊人并通知消防队,大火扑灭后,陈光已被烧死。床、沙发、家具已被烧光,经调查,定性为自杀,那一年他只有47岁。

三、陈光与林彪的恩怨:

陈光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在1930年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中,已是红4军1纵队1支队副支队长的陈光,在1纵队纵队长林彪的指挥所被突围之敌重重包围时,他带领本支队拼死突入前沿,将林彪安全救出来,而自己却在战斗中负伤。事后,一向少言寡语的林彪亲自到救护所探望陈光,一再向他表示感谢,并主动为他请了功。

陈光曾深得林彪信任:1938年3月1日,115师师长林彪因身穿日军军大衣而被阎锡山军队哨兵开枪误伤,后回延安并转赴苏联治疗。谁来接替林彪的位置,就成了当务之急。副师长聂荣臻当时已到了晋察冀,徐海东的344旅又已划归十八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代师长的候选人只有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343旅旅长陈光。当天夜间24时,军委主席毛泽东与军委参谋长滕代远联名致电罗荣桓:“林之职务暂时由你兼代。”但由于当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在太行山,情况紧急来不急与中央军委协商,同一天,在毛泽东、滕代远致电前数小时,十八集团军总部经征求林彪的意见已决定:由343旅旅长陈光代理师长。最后,毛泽东同意了十八集团军总部的决定。就这样,陈光担任了为时达5年之久的115师代师长。

在执行军令方面,陈光与林彪多有冲突:解放战争初期,林彪带领东北民主联军指挥所出关撤往阜新。此时,国民党部队已进占锦州、沟帮子一带,恶战一触即发,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陈光处有部大功率电台,连忙致电陈光,要求调电台和机要人员火速赶往阜新。陈光考虑没有电台无法进行联络、指挥,当即回电希望不要调走电台。林彪则两度来电继续催调,并严辞责问陈光扣押电台,妨碍其指挥作战。见此情况,陈光忙抽调出电台及机要人员,准备送往林彪处。不料,锦州之敌大举进犯陈光部,仓促撤煺之际,陈光只得带走电台及机要人员,电台因此无法上交。随后,性格内敛、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斥陈光“无理霸占电台,抗命不交”。

1946年12月下旬,为准备南下作战,6纵隐蔽开至松花江北的陶赖昭一线集结待命。陈光带领6纵3个师的指挥员去察看松花江冰冻情况,并到江南岸侦察敌情,以便大部队徒步过江。这时,林彪以“东总”名义给陈光来电称:为防止敌人过江进攻哈尔滨,要6纵仍撤回原防地。陈光复电表示仍按原作战方案为宜,不同意将部队撤回原地。林彪直接给6纵所属各师发电报说:你们接电后,即向陶赖昭以北布防,“不要等待纵队的命令”。6纵3个师接此命令后随即撤走。在松花江南岸进行侦察的纵队司令员陈光被甩在一边,直到接到纵队司令部派骑兵通信员送给他通知后,才于第三天回到纵队司令部。陈光对此事极为不满,为此生了一场大病。不久,他就离开了6纵队,到哈尔滨养病。

1949年1月底,北平和平解放后,陈光即进入北平,同林彪及四野的其他领导人一起住在北京饭店。在这里,毛泽东亲自签署命令,任命陈光为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3月下旬,第四野战军在北平召开了师以上高级干部会议,林彪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当讲到“防止居功自傲”问题时,林彪当众点名批评了陈光。刚接到新任命不久的陈光受到当众点名批评,好像被噼头浇了盆冷水,十分恼火,认为这是林彪有意打击他。林、陈的关系由此达到白热化。

在对老部队的管理上,陈光根本不理林彪那一套。从山东调到东北的部队,大多是红一军团的老底子,虽然抗日战争时期大多时间由陈光指挥,但主要将领多为林彪的老部下。在林彪离开期间和统领东北全军期间,由于性格原因,陈光与部下将领们的关系相对比较紧张,时常有人向林彪告状,林对陈光多有不满,这也是后来林彪不保陈光的原因。

但诸多证据表明,陈光的不幸遭遇并非林彪所害。试想一下,你得罪了三个老帅,在毛主席那里又有着不良印象,最后落得如此下场,似乎也在情理之中。

林彪救命恩人为何与其反目成仇?

1936年,红军第一军团和十五军团的部分领导干部在陕西淳化县合影。右起:邓小平、徐海东、陈光、聂荣臻、程子华、杨尚昆、罗瑞卿、王首道。

林彪救命恩人为何与其反目成仇?

陈光是我党革命战争时期的一位传奇战将,他一生战功显赫,指挥作战机智英勇,曾创造出不少有名的战斗范例,但作为林彪的部下,性格倔强、耿直刚烈的陈光,虽然早期救过林彪的命,但也多次与林彪发生过衝突,因而与林彪结怨颇深,遭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使本因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变成了“反党”罪名,最终不仅过早地结束了他那辉煌而坎坷的一生,还蒙冤受屈达30余年。

曾是林彪的“救命恩人”

1906年,陈光出身在湖南省宜章县栗源堡一户贫苦农民家庭。1926年,在路过湖南的北伐军的影响下,性格刚强、富于反抗精神的陈光参加了农民协会,并于翌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不久,陈光参加了朱德、陈毅领导的湘南暴动。他把“马日事变”后埋藏的12支步枪献出来,组织了一支农民武装。1928年1月18日,栗源堡农民在陈光等人的领导下,发起暴动。暴动成功后,陈光担任农民赤卫队队长。

1928年4月,陈光随宜章独立师同朱德、陈毅带领的南昌起义军余部会合。5月红4军成立,朱德任军长,毛泽东任党代表,陈光在10师29团1营3连任连长。

1929年12月底,陈光参加了在福建上杭县古田镇召开的着名的“古田会议”。在1930年中央苏区的第一次反“围剿”斗争中,已是红4军1纵队1支队副支队长的陈光,在1纵队纵队长林彪的指挥所被突围之敌重重包围时,他带领本支队拼死突入前沿,将林彪安全救出来,而自己却在战斗中负伤。事后,一向少言寡语的林彪亲自到救护所探望陈光,一再向他表示感谢,并主动为他请了功。

先后接替林彪出任红1军团代理军团长和115师代师长

红军时期,陈光凭着自身的军事才能和英勇善战,职务不断得到提升。特别是在中央苏区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已任红2师师长的陈光在长徵之初就担任突击前卫的任务,他带领全师突破乌江天险,攻取遵义,血战湘江,抢佔娄山关,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攻克腊子口,打开了红军的北上之路。1944年5月,陈光在延安学习时,党小组在《对陈光同志的历史总结》中特别提到:“陈光对中央红军北上,渡出险境,贡献极巨。”

红军到达陜北吴起镇后,陈光改任红4师师长。在直罗镇战役中,他带领红4师担任主攻任务,一举攻克直罗镇,全歼敌一○九师。西安事变后,陈光接替已调任红军大学校长的林彪,成为红1军团代理军团长。

1937年8月25日,中国工农红军改编为国民革命军第八路军(同年9月改称第十八集团军)。林彪担任115师师长,聂荣臻为副师长,罗荣桓为政训处主任(后改为政治部主任)。陈光任343旅旅长,这是一支战斗力很强的部队。115师参加平型关战斗,实际上主要是陈光旅的两个主力团。

1938年3月1日,115师师长林彪因身穿日军军大衣而被阎锡山军队哨兵开枪误伤,后回延安并转赴苏联治疗。谁来接替林彪的位置,就成了当务之急。副师长聂荣臻当时已到了晋察冀,徐海东的344旅又已划归十八集团军总部直接指挥,代师长的候选人只有师政治部主任罗荣桓和343旅旅长陈光。当天夜间24时,军委主席毛泽东与军委参谋长滕代远联名致电罗荣桓:“林之职务暂时由你兼代。”但由于当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在太行山,情况紧急来不急与中央军委协商,同一天,在毛泽东、滕代远致电前数小时,十八集团军总部已决定:由343旅旅长陈光代理师长。最后,毛泽东同意了十八集团军总部的决定。就这样,陈光担任了为时达5年之久的115师代师长。

在此期间,陈光与罗荣桓密切配合,率领部队从晋西徵战到山东,先后取得了午城、井沟战斗的胜利,薛公岭、油房坪、王家池三战之捷,取得了山东樊坝、梁山等战斗的英勇战绩,还打了一场一直备受争议的陆房突围战斗。应该说,陈光在陆房战斗中,打了一场险恶被动之仗,虽然胜利突围,但也引起了一些非议。毕竟,陈光判断失误,造成部队被动,处境一度十分危急,虽然最终胜利突围,但也造成了一定损失,有些干部指责陈光“指挥失误”。后来,这件事成为陈光蒙冤的一大“罪状”。1943年3月,罗荣桓负责山东根据地的党政军全面工作,陈光调回延安学习并参加“七大”。

“扣押电臺”事件被林彪指责为“居功自傲”

1945年8月,抗战胜利后,东北成为国共双方瞩目的焦点。根据中共中央决定,林彪、陈*云、彭真等率10万余干部昼夜兼程赶往东北,罗荣桓与黄克诚分率山东八路军、苏皖新四军齐头并进。陈光原本回山东工作,由于形势的变化,也和林彪一道赶赴东北。10月,陈光在与罗荣桓及老部队会合后,中共东北局决定,在黑山、北镇一带设置第二道防线,交由陈光负责指挥。出于战略需要,罗荣桓当即把从山东带来的一部电臺和机要人员交与陈光使用。

约两月后,林彪带领东北民主联军指挥所出关撤往阜新。此时,国民党部队已进佔锦州、沟帮子一带,恶战一触即发,情急之中,林彪得知陈光处有部大功率电臺,连忙致电陈光,要求调电臺和机要人员火速赶往阜新。陈光考虑没有电臺无法进行联络、指挥,况且林彪部已有两臺大功率日制电臺,当即回电希望不要调走电臺。林彪则两度来电继续催调,并严辞责问陈光扣押电臺,妨碍其指挥作战。见此情况,陈光忙抽调出电臺及机要人员,准备送往林彪处。不料,锦州之敌大举进犯陈光部,仓促撤煺之际,陈光只得带走电臺及机要人员,电臺因此无法上交。随后,性格内敛、含而不露的林彪多次在公开场合指斥陈光“无理霸佔电臺,抗命不交”。

1946年1月,陈光调任东满军区副司令员兼参谋长。1946年9月前后,东北民主联军的野战部队进行了第一次整编,以山东第7师及新四军3师7旅组成第6纵队。陈光于10月调任6纵司令员。

1946年12月下旬,为准备南下作战,6纵隐蔽开至松花江北的陶赖昭一线集结待命。陈光带领6纵3个师的指挥员去察看松花江冰冻情况,并到江南岸侦察敌情,以便大部队徒步过江。这时,林彪以“东总”名义给陈光来电称:为防止敌人过江进攻哈尔滨,要6纵仍撤回原防地。

此电报是徵求意见,并非命令。陈光復电表示仍按原作战方案为宜,不同意将部队撤回原地。林彪不但不考虑陈光的意见,反而又直接给6纵各师发电报说:你们接电后,即向陶赖昭以北布防,“不要等待纵队的命令”。6纵3个师接此命令后随即撤走。在松花江南岸进行侦察的纵队司令员陈光被甩在一边,直到接到纵队司令部派骑兵通信员送给他通知后,才于第三天回到纵队司令部。陈光对此事极为不满,为此生了一场大病。不久,他就离开了6纵队,到哈尔滨养病。

1948年11月下旬,东北野战军百万大军入关作战。陈光随东北野战军领导机关从沈阳出发向关内挺进。1949年1月底,北平和平解放后,陈光即进入北平,同四野的其他领导人一起住在北京饭店。在这里,毛泽东亲自签署命令,任命陈光为第四野战军副参谋长。3月下旬,第四野战军在北平召开了师以上高级干部会议,林彪传达了七届二中全会精神。当讲到“防止居功自傲”问题时,林彪当众点名批评了陈光。刚接到新任命不久的陈光受到当众点名批评,好像被噼头浇了盆冷水,十分恼火,认为这是林彪有意打击他。林、陈的关系由此达到白热化。

在广州工作的错误被定性为“反党”

1950年1月,陈光被任命为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区司令员。接到新的任命后,陈光心情很愉快。元旦这天,他辞别了夫人和两个儿子,独自去刚解放两个月的广州赴任。

陈光到达广州后,在组织部队和发动群众进行剿匪肃特、巩固社会治安、解决粮食供应、稳定市场物价等方面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但由于他出身贫穷,没有文化,也没有管理城市的经验,在处理城市管理建设中一些不熟悉的重大问题时,与许多枪林弹雨中厮杀过来的战友一样,遇到了人生的新课题。当时中央明确规定,在港、澳、臺做情报工作,必须遵守严格的程序和高度的纪律,结果陈光在掌握政策时,表现得主观、简单和不够审慎,以致出现一些较大的错误。他还违反干部政策,从老家宜章将烈士子弟和知识青年招到广州,办起了训练班。

对于这些错误,组织上发觉后,及时找他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由于性格的原因,加上组织上对其错误有些不实和夸大,倔强的陈光产生了严重的对立情绪,表现得很不冷静。后来,在广东军区党委的组织生活会上,大家就其错误开展批评,结果陈光再次发了脾气。尽管陈光的这些错误并非敌我矛盾,但由于他抵触的态度,最终还是酿成了悲剧。

这件事很快报到了中南军区,当时林彪担任着中南军区司令员的职务,结果是可想而知的。鉴于陈光的错误和抵触情绪,中南军区报请中央后,给予他开除党籍的处分。

此后的几个月间,华南分局和广东军区的领导人曾多次同陈光谈话,劝他认识和改正错误,但倔强的陈光都没有接受“劝告”。

1950年7月22日,中南军区致电广东军区,要求软禁陈光。第二天,军区保卫干部当面向陈光宣布了撤销其广东军区副司令员兼广州警备司令员等一切职务的决定。从这天起,陈光就被软禁起来,警卫人员全部撤换,只留下一个老炊事员为他做饭。

含冤离世,30多年后终获平反

1950年10月,抗美援朝战争爆发后,陈光被转移到了武汉,在这里他仍然被隔离起来,由一个警卫班负责看守。

在此期间,中南局和中南军区的一些过去陈光的老部下去看望陈光并同他谈话,劝他认识自己的错误。但陈光认为加在自己头上的“当年的陆房突围、无故扣押电臺、对港澳臺情报工作以及私自招收章宜子弟开设训练班”等主要错误与事实有较大出入,处理得极不公正,并认为是林彪出于历史过节,刻意加害他,因而拒绝接受组织对他的处理。

在武汉关押期间,陈光心中十分痛苦,时而烦躁暴怒,时而郁闷消沉。由昔日的功臣沦为阶下囚,陈光百感交集。1954年6月7日,陈光在长期被关押,精神上备受折磨,而问题又无望解决的情况下,含冤去世。时年仅48岁。

30多年后,在纪念长徵50周年之际,熟知陈光的人,包括罗荣桓元帅的夫人林月琴在内的10余老同志,联名上书陈云,希望重新公正处理陈光的问题。1987年,中纪委、中组部、军纪委和总政组成联合调查组,经过认真细致的审查,实事求是地认定陈光解放初所犯错误纯属人民内部矛盾,受到了林彪的诬陷和打击,以致长期监禁和错误处理。1988年4月,经中央批准,撤消了强加于陈光头上的“反党”结论,恢復他的党籍和名誉。此时,距陈光蒙冤去世已是整整34年。

本文摘自《文史jīng华》2009年第4期 原题为:陈光与林彪的是非恩怨

相关文章:

1980年4月15日 法国著名作家让·保罗·萨特去世

1927年4月19日 武汉国民政府挥师北伐

2016年11月3日 11·3留日女生江歌遇害事件

1967年2月22日 苏哈托取代苏加诺成为印尼总统

1998年9月5日 意大利歌剧《图兰朵》在紫禁城亮相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