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2年6月2日 邓小平“好猫论”出笼

2021-09-30 08:09 · rilila.com

在58年前的今天,1962年6月2日(农历1962年5月1日),邓小平“好猫论”出笼。

1962年6月中共中央书记处开会讨论“包产到户”问题。邓小平认为,哪种生产形式能够比较容易、比较快地恢复和发展农业生产,就采取哪种形式;群众愿意采取哪种形式,不合法的使它合法起来。他引用安徽民间谚语:“不管黄猫黑猫捉到老鼠就是好猫。

1961年后广大农村再次自发兴起“包产到户”的做法。中共安徽省委对此加以支持和引导,实行“定产到田,责任到人”的制度。邓子恢、陈云、邓小平等中共领导对这个做法表示赞同。著名的“好猫论”就此出名,但后来被作为没有路线立场的实用主义观点,在历次运动中遭批判。

在去世之前的二十年,他一直是中国改革大戏中的“男一号主角”,而去世后的十年,他的思想仍然在如此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走向。

邓公离去

1997年2月19日,当93岁的邓小平去世的时候,中国这艘东方巨轮已经驶过“历史的三峡”中最惊险的一段。在去世之前的二十年,他一直是中国改革大戏中的“男一号主角”,而去世后的十年,他的思想仍然在如此深刻地影响着中国的走向。

李光耀曾经评价邓小平说,“邓小平是我所见过的领导人当中给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尽管他只有5英尺高,却是人中之杰。在面对不愉快的现实时,他随时准备改变自己的想法。”这确是一个在必须坚持的时候,毫不含糊、分寸不让,而需要迂回的时候,身段无比柔软的政治家。

1978年底,召开了一次“全国科学大会”。

在大会上,刚刚获得改革主导权的邓小平出人意料地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等论述。科学大会报告的起草人之一胡平回忆说,报告在党内高层传阅时,有人建议把此句改成“我们已经有了一支又红又专的工人阶级队伍”,邓小平听了汇报后,只说了10个字:“这处意见一个字不能改。”

1981年前后,中国出现第一次宏观调控,三年前上马的上海宝钢项目受到重大争议,一些人大代表联合提议让项目下马,一些已经签订的合作也被迫中止,《纽约时报》在报道时用了一个很疑问的标题:《上海真的需要钢铁吗?》。便是在这一时刻,邓小平一锤定音,终于保住了这个改革开放后最大的工业建设项目。

在1990年之前,邓小平事无巨细,管理半径非常之大,他要为小岗村的土地承包合同定性,要为首钢与地方政府的纠纷排解,要为松下幸之助的进入中国牵线,要为荣毅仁的中信公司护航。在做出所有决定的时候,他唯一考量的标准就是:它是否有利于中国经济的进步。

邓小平深知,在一个转型时代,任何变革便意味着对现有体制的突破,因此“天然”地带有违反现行法规的性质,这其实不是某些人的“原罪”,而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原罪”。因此,在处理任何突破性事件时,邓小平往往采用的是“拖一拖,看一看”的态度。

他对傻子瓜子年广九的处理方式就很让人印象深刻。年是安徽芜湖的一个小业主,1979年,因为生意兴隆雇佣了10来个雇工,国内媒体开始热烈争论他是不是个资本家,是不是在搞剥削。这是一个看上去很小,但其实却很严重的争论,当时国内类似现象已非个例。如果认可,则违背《资本论》的“经典论述”,如果堵死,则民间经济发展无从谈起。邓小平用的办法让所有人都感觉意外,他说,“不能动年广久,一动就人心不安,群众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第二年又有人将年案上报到他那里,他只批了6个字,“放一放,看一看。”

这一放就是7年,到1987年,雇工超过8人的民营工厂比比皆是了,在那一年的中央5号文件中,私营企业的雇工人数才被“允许”彻底放开。

1984年,邓小平第一次南巡,当时,关于特区的争议如火如荼,有人报告中央,在深圳特区,除了五星红旗是共产党的,其他都已经变色了。在考察期间,邓小平马不停蹄遍走特区,一路上不讲话,不表态,参观时也很沉默,不露声色。到蛇口工业区时,袁庚汇报说,他们提出“时间就是金钱,效率就是生命”作为整个工业区的口号。在那时,这也是一个很敏感的、明显带有铜臭气的口号。袁庚当场“将军”,自然希望老人家给一个明确的肯定。然而,邓小平眉毛一动,欲言又止。机灵的袁庚只好用自问自答的语气说:“不知道这个口号犯不犯忌?我们冒的风险也不知道是否正确?我们不要求小平同志当场表态,只要求允许我们继续实践试验。”

此言一出,全场大笑。主政深圳的梁湘一路陪同,总是希望邓小平给予一个肯定的意见,邓对他说:“这个地方正在发展中,你讲的这些情况我都装在脑子里,不过不发表意见。”

邓小平在深圳的表现,可谓意味深长,他用行动表明了自己支持的态度,却又在言辞上留下空白,给不同意见者留足了面子。

邓小平给后人留下了一系列的名言,如“不管白猫黑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摸着石头过河”,“发展才是硬道理”,“看准了,就大胆地试,大胆地闯”,其起点与宗旨都一脉相承。

邓后十年,中国商业环境的变化早非昔日可比,但是,最重要的变革脉络和逻辑却似乎仍然未改。中国仍然在“历史的三峡”中航行,我们也许将一帆风顺,也许将遭遇更险恶的激流。然而,邓留给中国的“思想遗产”,却仍然散发光芒。从1978年到1997年的二十年中,邓小平思考中国问题的起点始终是,“中国不能乱。”这也是中国改革最后走上了一条非比寻常的渐进式道路的原因。他在晚年更是一再提及,“稳定压倒一切”、“共同富裕”以及“在整个改革开放过程中都要反对fǔ败”等重大议题,这些思想与当今中国打造“和谐社会”的理念宛若一体。

法国思想家、192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伯格森曾说:“说社会的进步是由于历史某个时期的社会思想条件自然而然发生的,这简直是无稽之谈。它实际只是在这个社会已经下定决心进行实验之后才一蹴而就的。这就是说,这个社会必须要自信,或无论怎样要允许自己受到震撼,而这种震撼始终是由某个人来赋予的。”

邓小平无疑就是伯格森所谓的“某个人”。

谈猫论、摸论、不争论

某年某月某日,中国的大地上邓理论开始做为中国改革开放的主导思想,在本人看来,无非就是猫论,摸论,不争论,下面就此三论本人谈一点看法,不合适的地方希望各位红色网友给予指正。

猫论,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用此论断对动物界的老鼠和猫的生存状况加以解释,病猫、瞎猫、懒猫、jiān猫只要抓到老鼠就是好猫了,不论这只老鼠是死老鼠还是病老鼠,大老鼠还是小老鼠。这就有一个问题,病猫、瞎猫、懒猫或者因为运气,或者祖上的阴德,撞上了死老鼠,或者祖上给他留下了一个圈着一大批老鼠的笼子,它们也抓到了老鼠是否也就成了好猫了呢?如果他们不会识别有无病的老鼠,吃了老鼠而后得了某种疾病死了呢?而改开后的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大多数老百姓心里只有一个概念,就是挣钱,不问姓社、姓资、姓公、姓私,只要是钱到我兜里就是好的。这样,国有资产流失了,钱权交易流行了,笑贫不笑娼了,卖国汉奸诞生了。中国环境污染了,这样的猫论科学吗?

摸论,摸着石头过河。首先,过了河了没有,如过过了河,还要摸着石头过河,就是走回头路,复辟资本主主义。在毛时代中国已经完成了社会主义改造,并制定了世界上最先进的人民民主的75宪法,不沿着正确的、光明的社会主义大道前进,摸石头过河是什么意思?再次,过河的目的是什么,当然是到对岸,对岸是什么岸,是共产主义理想,还是资本主义理想,如果是共产主义理想,哪为什么将公有制改为私有制,为什么将毛给人民的福利、教育、住房、医疗、就业都改的面目全非,成了人民身上的新的几座大山;为什么救帝国主义的美国就成了救中国,洋奴哲学横行?还有,河里有没有石头、是不是河底都是陷井、有很多的鳄鱼,根本就不能摸着过,要架桥、要坐船、要坐飞机、要架索道,不一定非要摸石头过河。第四,要摸规律,不能瞎摸,马列毛已经摸到人类社会发展的客观规律,就是高级阶段逐渐代替低级阶段的更迭过程,也是一个反剥削、反压迫的过程,在中国已经消灭了剥削压迫,建立了社会主义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制度的情况下还乱摸,而现在摸的中国私有制、外资企业,到处都是,普通公务员、普通军人、工人、农民没有任何社会地位,这摸到了什么规律,是不是摸到了社会要崩溃的定时炸弹?社会主义计划商品经济能办大事、办好事、不浪费、能避免经济危机,资本主义自由市场经济,恶性竞争、利润挂帅、重复建设,现在中国,经济上成了发达过家的附庸、被殖民,环境污染、土地减少、转基因、假、毒、劣商品祸国殃民,还要乱摸吗?

不争论,这句话很明白,我的话就是真理,其它的一切都是廖论。简单的数学上的1加1等于2的问题,在社会管理的过程中还会得出,1加1大于或小于2的结论。这就说明一个理论,因其处的时代和环境的变化,一定时期有可能是真理,在另一时期则可能是廖论。还大言不惨的说要一百年不变,这恰恰说明了自己的肤浅。不争论是最大的独裁,如果这独裁拥有者,是掌握真理的,哪是人民的万幸,可历史上这样的独裁者太少了。放在美帝身上就是说美元是世界上最好的货币,如果你不用我就用大棒打你,如果你用,好了我就多印钞票让你的财富贬值,这是真正的流氓逻辑。还有是谁怕争论,为什么不争论?一说明他无知,此外说明他知道他自己说的不是真理,但是对他个人有利,这就是说他是真小人,真的阴谋家。

总结上述,现在中国走上了一条不适合中国发展的资本主义道路,让我们共同努力,探寻走上社会主义阳光大道的新路,将现代版的资本主主义路线,批深、批透,揭露其对人民、对社会的危害,将中国老一辈真共产党的实现共产主义理想继承过来,掀起中国及全世界的现阶段的社会主义运动高潮,最终实现共产主义的美好明天。顺祝各位红sè网友,新春大吉,万事如意。

相关文章:

1956年7月13日 我国第一批解放牌汽车试制成功

1993年12月31日 我国首张电子报纸问世

1974年3月29日 陕西临潼农民发现秦始皇兵马俑

1995年5月17日 波音777正式投入运营

1869年3月8日 德国作曲家柏辽兹逝世

文章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