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2日 暴恐,吓不倒这座城市

2021-09-07 16:38 · rilila.com

2014年5月22日(农历2014年4月24日),暴恐,吓不倒这座城市。

2014年5月22日7时50分许,乌鲁木齐市沙依巴克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一起爆炸案。案件共造成39名无辜群众遇难,94人受伤。

案件发生后,自治区和乌鲁木齐市有关部门迅速处置现场、安置伤员,中共中央作出批示并派工作组赶赴新疆。国际社会对乌鲁木齐暴力恐怖事件进行了强烈谴责。

2014年5月23日,案件告破。实施此案暴恐团伙共有5名成员,4名现场实施犯罪的暴恐分子当场被炸死,参与策划的另一名暴恐团伙成员于5月22日晚在新疆巴州被抓获。

暴恐,吓不倒这座城市

5月23日,乌鲁木齐“5·22”暴恐案事发地,市民自发在路边摆放菊花,点亮蜡烛,表达对逝者的哀思。

一场雨过后,乌鲁木齐的天空蓝得出奇。

然而,5月22日发生在公园北街早市的惨案,如同乌云笼罩在人们的心头,沉沉的。

受伤者的倾诉

“差点被炸死。太恨这些暴恐分子了!”23日,新疆中医院外科406号病房的古丽莎丽·别克力,躺在病床上流着眼泪说道。

古丽莎丽的爱人告诉记者,他们是南疆英吉沙县人,在乌鲁木齐市公园北街早市有个摊位卖窗帘,生意挺好,日子过得很幸福。

22日早晨,44岁的古丽莎丽和往常一样在摊位上忙着。突然,一声巨响,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醒来后,发现被送到医院了,身上多处严重受伤。“多亏医生,把她的命救回来了。”古丽莎丽的爱人说。

冲撞、爆炸,94人受伤,31人失去生命—“5·22”暴力恐怖案件罪行令人发指。

“我正在市场中央走着,一辆车猛撞在我身上,一下把我推了十几米。一辆摩托车又砸在我腿上。”说起当时的情景,病床上的刘春燕声音仍有些颤抖。刘春燕今年42岁,“双腿粉碎性骨折,不知道将来会恢复得怎么样。”

69岁的杨富华一只手打着绷带。“眼看着越野车疯了一样冲过来。然后是剧烈爆炸,气浪把七八个人一下掀到我身上,把我砸倒在地。”

送外孙上学的沙热古丽·沙依塔,在往家走的路上遭遇了爆炸。她刚刚做过手术,回忆起那惊恐一幕,眼泪止不住地流:“实在想不通这些坏蛋怎么这么没人性,为什么就见不得我们过好日子?”

新疆中医院医务部主任刘红霞告诉记者,“5·22”暴恐事件中,受伤者老年人居多,大多有全身多发损伤、复合伤、脑震荡、脑出血等特征,由于救治比较及时,病情基本比较稳定。

已经连续在岗30多个小时的刘红霞,这两天连一顿正经饭都没有吃过,兜里的巧克力是全部能量来源。“医院按照一对一救治要求,保证每位伤员受到最好的救治。”刘红霞说。

年轻母亲的心声

27岁的年轻妈妈迪拉娜·吐克鲁克,南航新疆分公司客舱部工作人员。这位年轻母亲发出“暴恐分子,不要再扼杀我们孩子的笑容了”的呐喊,引起全社会的共鸣。

4月29日,可爱的儿子刚刚出生。迪拉娜一家还没来得及充分享受这个小生命带来的喜悦,4月30日,乌鲁木齐火车站的爆炸,将他们的美好心情炸得粉碎。

“暴力恐怖案件一再发生在我们身边,暴恐分子一再伤害无辜的生命,我先是愤怒、震惊,紧接着就深深地被担忧包围了。”迪拉娜说,“4·30”案件发生后,初为人母的她就想写文章表达自己的态度,由于身体原因放弃了。她以为,接下来的生活应该是平静、安稳的。

没料到,只过去短短22天,孩子尚未满月,公园北街就发生了更为严重的暴力恐怖案件。一声声罪恶的爆炸,让迪拉娜忍无可忍。

“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这样下去,我们还有安宁的生活吗?等我的孩子长大了,我还能带他去游乐场吗?我还敢带他去四处旅游吗?” 迪拉娜的眼神里充满了担忧。

为了自己的孩子,也为了更多的母亲和孩子,迪拉娜奋笔疾书,写下了自己的心声:

5月22日清晨,我躺在床上,心中充满美好憧憬,望着刚出生的宝宝,那么小、那么可爱!我沉浸在做母亲的喜悦中。就在这时,公园北街早市发生暴恐案件。我心头一紧,刚才还想着孩子的美好将来。各种可怕的场景出现在我脑海里,我起身紧紧抱住孩子,害怕将来的某一天,会受到伤害。

生活中原本应有的安宁被可恶的暴徒无情地夺走了!想到被炸死炸伤的那些无辜的老人,心中充满了对暴徒的憎恨:他们歪曲了伊斯兰文化的纯洁,破坏了民族团结!

我们要站出来,我们要勇敢地对宗教极端分子的指手画脚说“不”!对他们的极端思想不能听之任之,不能让他们有机可乘。

全力打压,不逃避、不退缩!如不铲除宗教极端思想这颗毒瘤,新疆将永无宁日!我们有责任为新疆的长治久安奉献一份力量!

孩子天真烂漫的笑容是给父母的最好馈赠。让我们的孩子在安全、祥和的环境健康、快乐地成长吧。

暴恐分子,不要再扼杀孩子的笑容了!

市民的期盼

23日的乌鲁木齐,各大商场人流近似往常。位于闹市区的友好商场负责人告诉记者,营业时间与往常一样,顾客也挺多。商场安保加强了,顾客也很放心。

在鲤鱼山公园,尽管早市已被叫停,但晨练的人流依旧,路边菜店的生意如常。市民李女士说,早上出门时犹豫了一下,但还是出来了。“在公园锻炼身体,顺便买点菜,已经是每天生活的一部分。暴恐分子希望通过暴恐制造恐怖氛围,我们就越要正常生活。”

乌鲁木齐各学校、医院、公交车站点加强了安保。

“学校老师组织义务护校队,定时定点定岗巡查。”在北京路的一所中学门口,记者看到,除警察、社区人员执勤外,学校还组织了护校队。

各大医院组建志愿者巡逻队、突发事件应急小组。警务室制定严格的考核制度,确保每个科室、每个重点部位安保到位。

暴恐案发生后,乌鲁木齐血浆供给告急,消息传开后,一颗颗爱心向着爱心献血屋汇聚。市民王先生说,上班路上听说“救护伤员,O型血紧张”,自己是O型血,就来了。“300毫升血液不多,就是想为受伤的人尽一份绵薄之力。”

乌鲁木齐市血液中心主任张洪斌告诉记者,这两天的用血量比平常超出4万毫升,由于市民积极献血,伤员用血基本能保证。

乌鲁木齐的夜色比内地来得晚些。

23日21时,公园北街两旁的店铺还在营业。不少市民自发来到暴恐案事发地,在路边摆放白色的、黄sè的菊花,点亮一支蜡烛,表达对逝者的哀思。

年轻人姚岳告诉记者,他在附近开了一家花店,3年多来,生意一直不错。“只要大家团结起来,生意会好起来的。”

愿逝者安息,愿边疆永安!

相关文章:

1927年11月21日 我国第一个工农政权——海陆丰苏维埃成立

1913年10月10日 巴拿马运河开通

1949年1月1日 联合国促成克什米尔停火

1048年1月19日 西夏开国皇帝李元昊怎么死的?

1822年9月7日 巴西独立

文章标签